新疆35选7历史号码:扒一扒網上公布的“毛主席未發表過的詩詞”的可信度

作者:   發布時間: 2019-04-19   
分享到 :

新疆25选7预测 www.tznhr.com 扒一扒網上公布的“毛主席未發表過的詩詞”的可信度

中國毛澤東詩詞研究會 澍杺

 

20173月下旬,一組由“國家檔案局中央檔案館辦公室離休干部高文明老師提供”的“毛澤東未發表過的詩詞”,在網上活躍起來。此后,包括“原文按語”和“十七首毛澤東詩詞”的這篇帖子,在近三個月內被頻繁轉載。

這篇帖子“厲害了”!為什么呢?因為,帖子開篇的“原文按語”亮明了三個信息:

帖子中的“原文按語”的截圖。

其一,公布人的身份、材料的來源相當“扎眼”?!爸醒氳蛋腹蒞旃依胄莞剎扛呶拿骼鮮Α彼?,這些詩詞是他“離休之前在中央檔案館工作時收集的”。

其二,帖子公布材料的數量相當“驚人”。按語指出,“從未發表過”的“此批歷史資料”包括“十七首毛澤東詩詞”。

其三,公布的這批詩詞分布的時間相當“敏感”,是“絕密”的。這批詩詞分布在1964年至1974年,“因種種原因所以迄今不能公開發表”?!案呶拿骼鮮Α狽⒊齪粲?,“希望國家有關部門對更多的有關檔案,依法予以解密”。

這一帖,“爆料人權威”+“爆的全是干貨”+“爆的東西絕密”,三重效應,相當引人關注!

筆者是毛澤東詩詞的鐵桿粉絲,自然對這組材料極為感興趣。而且有很多同道中人,也開始在認真研究這批“新寶貝”。

筆者去網絡上搜索,得知:實際上,這組詩詞在2011年在網上出現過,當時的標題是《文革前后毛澤東寫的詩詞(十七首)》,單一網頁的閱讀量就超過2500次。2013年,這組詩詞又被“翻新”,以《迄今未發表的毛澤東詩詞》為標題,在博客中大量轉發,并作為《毛澤東全部詩詞188首》一文中的部分內容出現。2014年至2016年,此帖沉寂了,轉載很少。到了20173月,此帖又高調復出,并且在轉載時頻繁更換標題。使用的標題有:《絕密!毛主席從未發表過的詩詞》《國家檔案館老干部解密:毛主席未發表過的詩詞》《文革中流傳的毛澤東未發表詩詞》《60年代前后毛主席寫的詩詞(速看)》等。

這組詩詞在網上被轉載時使用的一些標題的截圖。

可見,這組詩詞其實由來已久。但是,這樣一批數量大、分量重的詩詞,經過這么多年,竟然查不到相關的研究成果。難道是有關部門或學界忽視了這項重要的工作?

筆者先把東西找來,仔細琢磨。這一琢磨,筆者心里卻生起了更多的疑惑。

憑著最基本的語感和理解,再經過仔細研究,筆者越看越覺得不對勁!這十七首詩詞在字句、用韻和營造意境的功力上,與毛澤東的其他詩詞存在相當大的距離。

舉其中幾句例子: 以《十六字令》(1964年)為名那篇中的“水,群眾饑渴飲且醉”,以《念奴嬌·長征》(1970年)為名那篇中的“老驥伏櫪,變本加厲,做事要徹底”以及以《浪淘沙·贈王洪文同志》(1974年)為名那篇中的“中南海色青,碧碧盈盈”。這些句子,都給人感覺膚淺直白、生硬狹隘、缺乏意蘊。

 

《十六字令》、《念奴嬌·長征》和《浪淘沙·贈王洪文同志》的截圖。

如果真是毛澤東詩,難道毛澤東真的是年紀大了,詩詞功力也大幅下降?筆者帶著疑慮,想辦法試圖與“高文明老師”取得聯系,認真請教一下。

調查之旅剛剛開始,筆者得到的是一個接著一個的 “大意外”。

 

第一站“驚詫”: 中央檔案館沒有帖中所說的“高文明老師”這個人!

來源是中央檔案館,自然要去那兒求助。筆者通過熟人與中央檔案館的工作人員取得了聯系,把這組詩詞的情況以及自己的疑問一并告知,提出希望得到“高文明老師”的聯系方式,好向他請教。很快,中央檔案館和國家檔案局的人回復了筆者。

中央檔案館方面:很抱歉無法提供“高文明老師”的聯系方式給您。經查,我館離退休職工中沒有叫高文明的人。國家檔案局下屬事業單位教育中心倒是有個叫高文明的人,他仍在職上班,并且沒有到中央檔案館工作過,不曾接觸過中央檔案。所以,網上出現的這個“高文明老師”的身份肯定是假的。

此外,您提到的這篇東西,已經有相關專家來問過我們。從這篇東西的前言來看,明顯不是中央檔案館的人寫的。檔案館的工作人員一向受到嚴格的保密教育,決計寫不出“現在我公布此批歷史資料,也希望國家有關部門對更多的有關檔案,依法予以解密”此類語言。而且,如果是從中央檔案館出來的檔案,居然沒有一張檔案圖片,這也不符合我們檔案館公布檔案的做法。

所以,這篇東西應該是別有用心的人,利用檔案館的身份來偽造的。

Excuse me?!“高文明老師”是假的?得到中央檔案館的回復,筆者的心涼了一半。但是,萬一是爆料人為了低調,而刻意隱瞞了真實姓名呢?畢竟是“因種種原因所以迄今不能公開發表”的猛料,他采取了一點自我?;ご朧┠??也是有可能的。

 

第二站“探疑”:這組詩詞是中央檔案館保存的嗎?

顯然,我不可能向這個根本不存在的“高文明老師”請教了,但是,中央檔案館的資料里究竟有沒有這組詩詞呢?

筆者查到了一本書:《我管理毛澤東手稿》。作者是齊得平,中央檔案館研究館員,書里介紹說他從1960年起專做毛澤東、劉少奇手稿的保管和研究工作。這位齊得平先生管理了毛澤東手稿近五十年,應該對毛澤東詩詞也相當熟悉,肯定可以鑒別這組詩詞的來源。

筆者輾轉聯系上了齊得平先生。結果,還真是找對人了!

齊得平先生:這篇帖子我知道,而且早在2013年,我就把帖子中提到的這十七首詩詞,送到中央檔案館的檔案保管部門核查過。今年,這篇帖子又出現了,最近就有好幾個人來問我。

20131月底,中央文獻研究室老“毛組”(即“毛澤東研究組”)的組長趙福亭同志給我寄來一封信,里面有網上流傳的一篇《文革前后毛澤東寫的詩詞(十七首)》的打印件。老趙問我是否有離休干部高文明這個人,以及這些詩詞是否是真的。20134月,我就此事專門給老趙寫了回信,信里把我核查的結果都寫清楚了??上Ю險閱鞘焙蟶硤遄純齦簧狹?,不然他是愿意寫點什么,回應這組編造的詩詞。

 

齊得平在20134月,就《文革前后毛澤東寫的詩詞(十七首)》一文以及“高文明老師”的核查情況,給趙福亭的回信(復印件),以及寄信時的掛號信函收據。(齊得平提供)

 

看完網上的這篇東西后,我的第一反應是:在記憶中我們管理的毛主席檔案中沒有這些詩詞,也不認識高文明這個人。但是,只靠記憶是不行的,這件事很嚴肅,必須準確,必須拿事實說話。我當時就去找了中央檔案館辦公室的負責同志,當面把這篇東西給了他。他對此很重視,說他找有關同志查閱清楚后,將查詢結果告訴我。

20134月,這位負責同志告訴我:經過核查,中央檔案館保存的檔案中沒有所謂的《文革前后毛澤東寫的詩詞(十七首)》中的內容,也沒有離休干部高文明其人。

所以,可以很肯定地說,網上流傳的這組“離休干部高文明”“在中央檔案館工作時收集的”十七首所謂毛主席詩詞,是編造的。

得到齊得平先生的回復后,筆者更覺得扎心了,盡管“高文明老師”的身份是假的,這十七首詩詞也絕非來源于中央檔案館。但是,筆者還是要進一步調查下去:這十七首詩詞,有沒有一點點可能性是毛主席寫的呢?為求萬無一失,不錯認,也不漏認,筆者想要找到毛主席詩詞研究領域的權威專家,從這些詩詞本身出發,作些鑒定。

 

下一站“定音”:這組詩詞與毛主席詩詞的“DNA比對”。

研究毛澤東詩詞的圈里人都知道,毛澤東詩詞的最權威版本,是中央文獻研究室編輯、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的《毛澤東詩詞集》?!睹蠖〖返詼?、《毛澤東文集》、《毛澤東傳》、《毛澤東年譜》都是中央文獻研究室編輯出版的。市面上各式各樣對毛主席詩詞的鑒賞、解析,只是在權威文本的基礎上進行闡釋。

現在收錄毛主席詩詞文本最多的,是在200312月由中央文獻出版社修訂再版的《毛澤東詩詞全編鑒賞》,收錄有毛主席詩詞67首。該書的主編,是中央文獻研究室原毛澤東研究組副組長吳正裕先生(吳正裕先生在毛澤東詩詞方面的研究成果,有興趣者可以自行百度和查詢知網)。

筆者如愿與吳正裕先生取得了直接聯系。他介紹說,在編輯《毛澤東詩詞全編鑒賞》時,他通覽了中央文獻研究室保存的相關檔案,也前往中央檔案館查閱過毛主席詩詞的相關檔案,“可以肯定地說:沒有見過這十七首所謂的毛主席詩詞。如果有,我們早就會有所反映了”。

至于從學術角度來分析這十七首詩詞,吳正裕先生很嚴謹地寫在了紙上,提供給了筆者,如下。

 

吳正裕關于這十七首詩詞的分析手稿。(吳正裕提供)

吳正裕先生:高文明“公布”的17首“詩詞”,在毛澤東詩詞研究者看來,從內容、字句、風格、格律和表現手法上,同毛澤東詩詞作比較,可以斷然得出絕對不可能出于毛澤東的手筆,這些“詩詞”與毛澤東詩詞有天壤之別。

17首“詩詞”中很少見到毛澤東詩詞中習用和喜用的一些字和詞,卻見到不少生造的、不通用的和晦澀難懂的詞語。毛澤東是語言大師,這些詞不達意的“詩詞”,怎么可能是毛澤東創作的呢?

毛澤東詩詞氣勢磅礴,被毛澤東詩詞研究界公識為屬豪放派。而這17首“詩詞”中,沒有一首可稱得上是豪放風格。僅就風格而言,這17首“詩詞”絕非毛澤東所創作。

毛澤東詩詞雖偶有為表達意境而突破格律之作,但總體上說是嚴守格律。這17首“詩詞”談不上遵守格律,就拿《七律·將革命進行到底》為例。

全文如下:“古今多少蒼茫事,前車歷歷未能忘,鴻門宴上寬縱敵,烏江邊頭何倉惶!秀全空坐失良機,天京終于煙灰場,急世英雄行大劫,莫顧塵界百創傷?!?/span>

從這首詩來看,作者完全不懂七律詩的格律,可說是除首句外句句不合平仄,都是非律句;頷聯和頸聯的對仗,更是完全不合乎規格。詩意也平直淺薄,毫無韻味。毛澤東擅長寫對仗,他寫的律詩中,有許多名對。他怎么會寫出這樣低劣的詩呢?

毛澤東倡導并身體力行地創作運用比興手法和浪漫主義手法的詩詞。在這17首“詩詞”中完全看不到這樣的表現手法。因此,可以判斷這些“詩詞”絕非毛澤東的作品。

經過吳正裕先生指點,筆者又查詢了一些史料,發現這些詩詞在基本史實上也有許多破綻。

舉個例子:帖中標注時間為“1971年秋”的《念奴嬌·有感觀菊》,首句“山野索居,不孤寂,指點神州八億”,交待了寫作背景是“山野索居”?!吧揭啊筆腔肪?,“索居”是狀態,與《毛澤東年譜(1949-1976)》中的相關記載進行核對,此二者皆不符合史實。

《念奴嬌·有感觀菊》的截圖。

先說“山野”。8月下旬至11月下旬是秋季,1971815日至912日,毛主席乘專列南巡。南巡期間,毛主席基本住在專列上,只有在武昌停留時住過東湖客舍。但是,東湖不僅湖面寬廣,而且交通便利,絕非“山野”?;鼐┖?,毛主席就住在中南海游泳池,只在9月去人民大會堂一一八廳暫住了兩天。到1971年底,毛主席都未再出京。所以,住在“山野”之說不成立。

再說“索居”。1971年,毛主席已經七十八歲,據《毛澤東年譜(1949-1976)》的記載粗略統計:毛主席在南巡的一個月時間里,談話三十余人次、發出電報三次、審閱文件三次、經他審閱同意后由中共中央發出文件三次。從912日抵京到11月底,毛主席談話六十余人次、審閱文件十四次、作出指示批示十六次、經他審閱同意后由中共中央發出文件七次。這些數字有力地說明了:毛主席在1971年的秋天很忙。何況,林彪事件也發生在此期間。毛主席“索居”一說,可謂是南轅北轍。

調查至此,真相大白,這篇由所謂“中央檔案館辦公室離休干部高文明老師”來“公布”的所謂“十七首毛澤東詩詞”,從公布者身份、資料來源、詩詞內容等各個方面,都是一假到底!筆者的感情受到了一萬點暴擊,網上所爆的這類“猛料”怎么如此愚弄人?這位所謂的“高文明老師”怎么會如此煞費苦心地造假!

不過,無論怎樣設下“迷魂陣”,假的就是假的。破陣之法,借用智者的話來說,就是“請看事實”!比如,檔案的“事實”就是檔案原件,毛澤東詩詞的“事實”就是手稿手跡。所以啊,再有人想要“公布”些什么,請記得要擺出點“事實”來噢!別總拿這些假貨來扎眼扎心!

這次調查是由這篇帖子引起的,而關于毛澤東詩詞的猜測和爭論,一直在持續。筆者呼吁各位同好、各位讀者,對于網上的“爆料”,要擦亮眼睛,不可輕信!讓我們一起來“找茬”,不能總被那些別有用心的假貨忽悠!